KOKIA

STAR影法师:

既然都画了又快到CP了,宝石之国明信片组~12张一套,10*14CM珠光纸,预计12月初到货

预约地址

预约晚八点开始!一周后结束~因为某宝政策,请先加入购物车或收藏去其他店逛逛再拍下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因果律 12

楠楠野:

CP:大天狗X青行灯




俩坑……经常很容易精分,因为两篇其实是性格不一样的两个人,所以我每次都怕这里的狗子会突然捉弄灯灯,或者这里的灯灯每次都拒绝狗子,让我有种串戏的感觉。


明天!周年庆了!想当初刚入坑……就想着灯姐和狗子咋还不来……后来抽到了狗子,灯姐求到了,之后又接连来了俩,我家狗瞬间人生赢家,这两天也比较忙,最快两三天更一次应该差不多了,不会超过一周,想开新坑!但是我抑制住自己了!这个应该……快完结了吧!我猜【flag】






12




*


 


“青行灯,你怕是不知道吧?”大天狗抵着她的额头,“我来这人间远比你要久,知晓这花灯也比你早许多,男女之间定情的信物我若是视而不见岂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她这才发现他今晚隐了自己的翅膀,同她站在一起果真便像是寻常陷入热恋的人类男女一般,这样的认知着实吓了她一跳。


 


“我是信你的,但你也不要骗我。”她看着他,目光灼灼,眼神仿佛毒蛇的信子般舔舐着他隐约挣扎的内心,又好像一瞬间扼住了他的咽喉,令他说不出话来。


 


大天狗在这世上存在已久,向来最懂的就是隐藏自己的情绪,纵使内心早已泛起阵阵波涛,面上也是平静如初,点头答应了青行灯,想了很久,还是没把之前发生的告诉她。


 


 


 


最近平安京有些不太平,大天狗奉晴明的命令去地府的时候就是跟那边的几个妖怪商讨一些重要问题。


 


地府和他们所生活的平安京环境不同,人类和寻常妖怪是进不去的,里头氤氲着压抑的气息还有随时随地会出现在身侧的亡灵,基本上别说是人就算是妖没有重要事情也是不会前往的,然而大天狗本就不在意这些。


 


地府现在的管理者是阎魔,他先前见过她,身侧还站了个蒙住脸的男妖,那边的主要人员不多,基本上他也都认识了,不怎么熟悉的无非就是之前听说的新来的白童子和黑童子。


 


今天他的到来,大天狗因着院子里的事儿稍微来晚了一些,在通往地府的入口稍稍施了个法,就身形一现到了熟悉的地方,被几团鬼火引着走过一望无际的黑海,这才到达府邸,便是这样身上也是污垢不沾。


 


有听到女人欢快的笑声从府邸里传来,他面色不动,抬腿进去。


 


与阎魔交谈甚欢的也是如今世上鼎鼎有名的妖怪——彼岸花,周遭被殷红的花海缠绕,由远及近看更显得妖艳异常,与阎魔面对面坐着也是不输气势,这才刚刚手下的棋子将她逼入绝境,便听到了外头的通报声。


 


两个女人应声看去。


 


大天狗神态不变地走进,淡淡忘了她们一眼,随后同阎魔简单寒暄了几句。


 


“你这么晚才来,我还以为遇到了什么事。”


 


毕竟最近平安京不太平,她没弄错的话,之前他们一同打败的家伙仿佛有东山再起之势,只是倘若如此,眼前这个强大的妖怪会不会再一次……


 


大天狗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想法,对他当年做的事知道的人自然是无所辩解,只是现在他自是不会再糊涂了,“家里的小事耽搁了。”


 


昨晚跟青行灯放花灯没有注意就忘了时间,回去的时候早就已经找不到姑获鸟她们了,青行灯急得不行,连带着看他的表情也黑了不少,大天狗动用人脉四处找了找,这才发现她们早已发现青行灯不见了,也知道他俩在一块儿,为了不打扰就自己回去了。


 


青行灯是又羞又气,回去之后便又习惯性地耍了小脾气不理他,大天狗自然也被晴明给说教了一通,无非就是作为大妖不好好保护院子里的孩子们,没有以身作则,接下去的就没说了,毕竟他们俩那档子事儿整个院都知道,多说了反倒显得有点多余,晴明也就叹了口气挥手让他回去了。


 


大天狗是连带着昨晚和今早一同好说歹说,才让她松了口给他点表情看,刚松了口气便马不停蹄地过来了。


 


“这次倒是没见你家的那个小妖。”阎魔扫了他一眼,随后又进入棋局,执起黑子稳稳地落下。


 


“小妖?”彼岸花开口,对阎魔记住的妖怪有点好奇。


 


“我记得是叫青行灯吧?”阎魔突然弯起嘴角,“我们这级别的妖本来就少,你晴明的院子倒好,有这么多,就是她力量这么强大可别被养弱了。”


 


大天狗知道阎魔指的是她,因为在蛮久的一段时间之前,他经常奉晴明的命令带着她来这里执行一些简单任务,一方面是提升她的能力,另一方面可以开拓一下视野,毕竟冥界也不是谁都可以来的。


 


“是,除了有时候脾气有点难哄,其余时候都很乖巧。”他突然道,话语里带着的亲昵让阎魔瞬间了然,挑着眉看了看眼前的彼岸花。


 


彼岸花自然也是明白的,笑着落下自己的白子,随后阎魔便跟上,之后就见她精致的小脸立刻塌了下来,“啊,输了,还是技不如你。”


 


“各有所长,论战斗,我与你还是无法相比的。”


 


大天狗认同,他与彼岸花交际不多,因为她也是最近在来到平安京投靠阎魔的,隐约只知道她的招数与他们的都不同,似乎是在对方行动的时候就会在对方身上造成伤害,的确是一个很棘手的妖怪。


 


她们收了棋局,随后判官从外头进来,给阎魔递了一个卷轴随后便退到了一边。


 


“这个可以随时跟踪那人的异常。”阎魔缓缓拉开卷轴,“昨晚我发现,前几日在你的院子里出现了异动。”       


 


 


 


青行灯醒来的时候房里四下无人,这屋内陈设简单,除了远远放在落地窗旁边的茶几与软垫,就没多少大家具了,她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这不是她自己的房间,是那个人的。


 


小时候经常因为跟着大家去训练,体力透支太严重,晚上洗漱完就会迷迷糊糊地闯到他的房间,就算看到了他站在门口,也会一把推开他一下进去就栽倒了他的床上,但即使这样,每一次,大天狗也不会把她赶走,都会把自己的床让给她,至于他自己,她是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每次醒来都是不见了的,床边也每次都没有他存在过的痕迹。


 


但是昨晚,青行灯清楚感觉到了,那个人躺在旁边的感觉,忘了是怎么回到他房间的,但是即使干柴烈火了一瞬间,到最后也是停了下来,那个人蒙住了她的双眼,青行灯想都到了这时候了,怎么还不继续。


 


“明天我有事要办,等我回来。”


 


她面上一红,原来是怕自己耽搁了要事,随后她竟是脱口而出了危险台词:“你是怕自己太累了吗?”


 


随后便是一阵天旋地转,她被压在床榻上,身后是他滚烫的身体,宽大的手掌轻轻抚过她腰侧敏感的皮肤,对方的手就像蛇一般钻进她的里衣,滑过小腹,随后一下握住了她那一团绵软,青行灯被他突然这样的举动惊得低呼了一声。


 


“很激动吗?”


 


她愣住。


 


“隔着背都能听到你的心跳声。”


 


青行灯也听到了,一下又一下,重重地几乎要敲在她的嗓子眼。


 


他低着头舔过她的后颈,灵活的手将衣服向上推,露出她白皙的大片肌肤,顺着背部美好的曲线向下,青行灯被刺激得弓起腰。


 


“你说,我是谁。”


 


她本来就已经被刺激的说不出话了,脑子里直接就乱成了一团,他没有放弃,继续追问,誓不罢休。


 


青行灯迷迷糊糊间仿佛着了魔,沙哑地唤道:“兄长大人。”


 


瞬间,身后的人的气息几乎要把她吞没,犹如被火灼烧一般,她几乎要被欲望吞噬,就这样被占有也是可以的吧,她将头埋进枕头里,鼻尖闻到的也是他的味道。


 


只是那一瞬间,就在她以为他就要攻破城池的时候,他停了下来,唇流连在她的耳畔,没有再继续,就和一开始说的那样,又说了一次明天有事,拥着她恢复宁静。


 


身上的燥热尚未褪去,青行灯觉着那一瞬间自己比他还要急躁了,但是他们早晚都会那样的,的确没什么好急的,想着她便沉沉睡去了。


 


只是大天狗这一觉睡得格外舒坦,算是第一次安心地抱着她入眠,以往几次都是悄悄从背后抱住,天还没亮就赶紧抽身离开生怕被当事人发现,现在却已经无所谓了。


 


所以,第二天,他有生之年,第一次,睡过了头。




TBC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臆想症 16【校园PARO】

楠楠野:

CP:大天狗X青行灯




【青行灯一直觉得自己特别健康,从小到大几乎没怎么生过病。


   直到遇见他,才发现自己不仅病了,甚至一病不起。】




*




16


 


大天狗回到家打开手机,青行灯依旧没有把他从黑名单里拉出来。


 


他去浴室洗了个澡,刚刚在那边玩还有在学校的时候虽然有空调,但是他一直有洁癖,回去的第一件事情一定就是洗澡。


 


男人洗澡速度本来就快,洗完出来,大天狗赤着上身有些随意地擦着头发,瞥见自己随意抛在床上的手机一直在闪,他,一个不喜欢别人打扰的人几乎把所有群聊屏蔽了。


 


难道是……他眯起眼,三步做两步走,拿起手机直接指纹解锁。


 


发现属于她的对话框还是什么都发生,刚刚吵闹的动静全都来自那个聒噪的群,有人在群里艾特了他。


 


大天狗本来就心情不好,现在被打扰了脸就更黑了,愠怒地点开那个群,到现在还在刷屏,似乎聊了很久的样子,他随意瞥了一下他们无营养的聊天内容。


 


“酒吞啊,你干脆那天背个酒葫芦来,我看你不是很喜欢吹葫芦丝。”是彼岸花发的。


 


酒吞童子立马就在下面回复了:“我说了我上次只是替别人比赛,我什么时候说我喜欢葫芦丝了。”


 


额间有水隐约顺着线条美好的脖颈滑落,延着外表看似瘦弱其实结实的胸膛往下流到围着浴巾的地方随后不见。


 


刚打算锁屏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他看到了熟悉的头像突然在群聊里跳了出来。


 


“是大家道具也要自己带的意思吗?”是青行灯发的信息。


 


大天狗盯着她发的对话框看了许久,几乎不在群里发言的他,突然破天荒动了动手指,开始打字。


 


“学妹第一次参加,给她介绍一下吧。”阎魔说道。


 


正当荒川思忖该怎么给她介绍规则的时候,屏幕突然出现了那个人的对话框。


 


“不带也可以选择不去。”


 


 


 


那头青行灯躺在床上好整以暇地和他们聊天,突然刷到这么一条,气的突然坐了起来,这家伙想干什么。


 


其他人不知道他们俩之间发生什么了的就当他们只是随意聊天,但是知道内情的几个人已经在手机屏幕前面憋笑到内伤了。


 


“这家伙。”一目连难得把学校要审阅的文件看完,随手拿起手机就看到了这个。


 


青行灯自从把他拉黑了,对这个人的印象直接降到了底端,如果她是警察,那么他早就已经被她枪毙了,申请缓刑的机会都不会给他。


 


“那我就不去了。”她飞快打下这句话,随后赌气一般地又把这个群屏蔽了,顺便将微信从后台删除,随后又觉得那是一个很多人都在的群聊,虽然大家聊得多了基本上也都熟的差不多了,她这样说是不是显得有点太任性了。


 


她还是忍不住去打开了,发现大家都当只是她和大天狗在闹别扭,根本没有人多想。


 


青行灯真是差点忘了,学生会的人和他们的那帮朋友什么时候思维正常过。


 


只是几秒钟,手机顶部突然弹过一条短信。


 


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发来的信息很简短却很直接——


 


“解除拉黑。”


 


 


 


开玩笑,他说解除就解除吗?他是会长没错,但是她一直遵守学校纪律,他也没办法动用私权来威胁她,青行灯盯着这个信息看了好久,头靠在枕头上左右动着,突然不知道要回他什么,可是她为什么非要回他不可。


 


算了,还是回吧,不然这家伙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你让我解除就解除吗?”


 


发出这条,她才发现自己这语气似乎有点向他撒娇的意味啊。


 


不止她这么觉得,那边的大天狗看到这消息,反倒笑了,刚刚让一目连从妖刀姬那里套来了她的电话,发了短信知道她会回,但是这语气,他承认他有点暗爽。


 


承认心里有他这么难吗,他又皱眉,手指飞快地动着。


 


“那你要怎么样才可以同意?”他不自觉放低身段,这是他第一次跟别人谈条件只为了对方可以妥协。


 


“没门,”她飞快打着,“你突然态度这么好干什么。”


 


青行灯见他已经在向自己寻求意见了,突然弯着嘴角笑了,未施粉黛的脸在床头灯的映照下显得特别柔美,脑子里开始想应该回什么。


 


就这么一出神,连敲门声都没听到,直到门轻轻地被从外面推开,她才察觉到,有些紧张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手里紧紧捏着手机。


 


已经过了她的睡觉时间,她竟然还没去睡觉,青行灯又在心里暗骂了一句那个人。


 


“笑什么这么开心。”


 


“没有,妈妈。”青行灯神色淡然道,但是明显语气没有平时的强势。


 


进门看到平时一直安静的女儿躺在床上笑得开心,一般的母亲都会疑惑,更何况她了,与青行灯有着如出一辙眉眼的妇人见她不想说也就不多问了,调笑着看了她一眼,随后说:“那你早点休息。”


 


“嗯,好的。”她点了点头。


 


只是妇人刚转身出去,门还没完全关上,她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一眼突然转了回来,就看到刚刚还跟自己点头保证的女儿又把视线投到了手机上,神情异常专注认真,嘴角又弯了起来,白皙的脸上都带着不正常的绯红。


 


“男朋友?”她突然来一句,果然见女儿猛地抬起头,跟平时冷静的她完全是两个人,她瞬间证实了自己的想法,但是却不想让她没面子,也没多说,“算了算了,妈妈也就不管你了,有的话下次带来看看。”真可惜,本来之前世交家认识的几个人的儿子都是不错的人选,但现在看样子她已经学会自己做决定了。


 


“没有,不是的……”她急忙解释,直到母亲把门关上,她都无法冷静。


 


青行灯叹了口气,又仰着躺了回去,都怪刚刚那个人的短信。


 


她伸出手又拿起手机,眼前显示着那个人发来的短信。


 


“看不出来吗,我在追你。”


 


突然间不知道回什么,青行灯又想到了那天下午看到的照片,那时候一气之下直接就把它删除了,现在她又去了相册下面的最近删除开始翻找,果然没滑动几下就找到了那张照片,现在看还是扎眼的很。


                                                                          


青行灯觉得自己也不是矫情的人,如果因为这个就一直生闷气似乎也不行,更何况男人和女人本来就差很多,如果她不说,对方估计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气什么吧,大天狗就算再聪明,也不会直接看透别人在想什么的。


 


她抿了抿唇,不知不觉心里对他的感情已经升华到开始怜悯他了。


 


青行灯将那张照片恢复,随后将照片直接发送给了对面的他,在下面又添加了文字:“在追我的话,她是谁?”


 


大天狗以为她脸皮薄,估计就不会回了,所以正打算发个晚安就睡的时候,手机又‘叮’的一声响了,备注‘sugar’的人发来了一张图片,以及下面一段话。


 


点开那张图片,大天狗完全不认识这个女生是谁,但是照片里另一个人是他没错,青行灯问她是谁,他是真的回答不上来,编辑短信编辑了半天,他干脆关了短信界面,直接打了电话给她。


 


那边估计是被他这突然的电话吓到了,嘟了好几声在接了起来,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因此他也刻意压低了声音。


 


“我说实话,我真的不认识那个人,”他不等她开口直接开门见山,“所以你就是因为这种照片把我拉黑的?”


 


他说的太笃定,青行灯瞬间就信了,但是明明就见过为什么会不认识,这家伙是从来没把别人放在眼里吗。


 


“那你怎么和她说话,而且,因为那天你迟到了。”


 


大天狗从床上坐起来,背靠着床头,压低声音,语气里是自己察觉不到的温柔。


 


“这个是我的错,你别生气了。”


 


青行灯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承认错误了,还让她别生气了,那语气根本就不像是她认识的他,看了看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是她刚刚备注的‘X’,的确没打错人。


 


“我没有生气。”她侧躺着,将头埋在被窝里,生怕再被母亲听到,她从来就不会深夜跟别人打电话,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


 


“所以你觉得我眼光有这么差?”他好笑地说,“我自认为我的审美还算正常。”


 


都是聪明人,青行灯一下子就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脸上又是一热,随后说:“你全身都是缺点,估计唯一的优点就是审美观了。”


 


知道她这是在夸赞自己,大天狗应和,没有反对的意思。


 


青行灯开始有了困意,有些迷迷糊糊地说:“我要说的没有了,都跟你说了,我那天等了你很久。”


 


他垂眸,他等她的难道算短么,只是他们的时间刚好完美的错过了,再加上的确是他迟到在先,她晾他几天也是应该的。


 


“下次不会让你等了。”


 


他说下次,青行灯正想说哪有下次,突然睡意袭来,她睡眠质量一向就好,说睡就睡,完全不拖泥带水。


 


那头的大天狗见她久久没有回话,刚想出口问,就听到了一阵沉稳的呼吸声,叹了口气,也开始佩服起她这个奇特的能力,只是他一晚上也没舍得挂断电话。


 


“晚安。”他淡淡地说,脑海里勾勒出的满是她的睡颜。


 


TBC




后记:


就……这么和好了啊!


然后不知不觉竟然已经5w字了!难以置信.Jpg 不过我估计一直被我拖的话,10w字也不是不可能……到时候如果有时间的话,偷偷印个10本小料也不是不可以,做个纪念什么的……


然后,因为灯灯本来就很直率,他们俩其实说开了就很明白了,也不想存在误会什么的,所以两个人之间有啥只要好好说,都会解决的。然后……父母是不会干扰的,也不会有过多的别人情节,只有炮灰和助攻,其他都不会出现。

如果三剑客一起直播了

_万分温暖:





马龙:“开始了吗?”


张继科:“来吧,拿许昕手机。”


许昕:“为什么拿我手机啊?”


张继科:“我手机得留着自己玩啊。”


许昕:“那拿龙队的啊。”


马龙:“就用你的,别墨迹了。”


许昕:“烦,你俩烦透了。”


马龙:“怎么只有许昕的脸啊,横过来摆吧。”


张继科:“龙这样不行,显脸大,得倒个个儿。”


许昕:“哇你什么时候学会找角度的。”


张继科:“我什么角度都行,还不是为了照顾你。”


马龙:“别吵,看看人来了没有。”


许昕:“得来了吧,没弹幕啊,弹幕怎么开啊。”


张继科:“来人没啊,有人吗,啊?大家好啊,大家好大家好。”


马龙:“哇这个字幕太多了我看不到人了。”


张继科:“刷慢点啊,龙看不到了。”


许昕:“你俩确定要我坐中间?”


张继科:“你就坐中间呗。有人了没?我们来直播了,有没要问的?没要问的?这许昕的号,你们别刷礼物了,要刷刷三份我让他回头分。”


许昕:“你们别送了我这里面车还好几十辆。”


马龙:“什么车?什么礼物?啊,有人送黄瓜。”


三剑客挨在桌前,马龙并腿正襟危坐,许昕叉着腿一脚踩在椅子上,张继科瘫着。桌上的手机屏幕里挤着三个脑袋。


前几天刘国梁说:“听说你们最近都在直播,是哇,特别是继科,是哇,怎么玩的啊?”


马龙:“刘指,继科他没耽误训练。”


刘国梁:“哎呀没怪他的啊,是哇,许昕也在玩啊?你们三个一起啊,别一个个来啊,展现一下我们团队的精气神,是哇。”


张继科:“……”


许昕:“……”


刘国梁:“不要老是这样死气沉沉的嘛,拿了冠军可以适当快乐几天,是哇,不然你还想什么时候快乐啊,来,这个马龙啊,你带他俩一起做个直播,好哇?”


马龙:“我不会啊。”


刘国梁:“那你让继科教你嘛,是哇,三次创业,就要各方面创新,是哇,体现一下我们的凝聚力,展示出乒乓球队的精神,好哇?就交给你了啊。”


于是有了这次的直播。


马龙:“继科你说点什么?”


张继科:“不知道说什么,许昕你唱个歌吧。”


许昕:“我唱歌要很专业的,这样不行,不严肃。”


马龙:“那我来唱吧。”


张继科:“我看看有没人提问啊,你们快提问啊,快点,马上,立刻。”


马龙:“???”


许昕:“等下,这里有人问,去不去成都?我们都去吧,应该?”


张继科:“我不想去啊,不然我去打双打好了,我就躲后面。”


马龙:“不要这样,好像是我和你配双打。”


张继科:“真的?那我就去,好久没和马龙配双打了。”


许昕:“这个,这个我们说了不算,还要等名单,他俩刚才什么也没说。跟你们说,不和我配双打就没法赢,懂不懂。”


张继科:“有人问方博还活着吗,许昕,这个是问你的吧?”


许昕:“方博半死不活吧,他现在跑没影了,基本就是个死人了。”


马龙:“有的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哈哈哈哈哈。”


张继科:“对,马龙最近也在读诗,我前两天刚借他一本书。”


马龙:“其实方博,方博这个,我们都没有很在意,就许昕比较小心眼,一直想给他怼回去。”


许昕:“不是,他没惹你你肯定这么说啊,他说我瞎啊,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张继科:“你那瞎不瞎也差不多……”


许昕:“老张你搞我干嘛?我以为我们一个战线的啊,我近视但我审美没问题啊,你看你。”


马龙:“继科审美有问题吗?”


张继科:“有吗?”


许昕:“……?”


马龙:“他审美挺好的啊,哦,我看字幕都说他蓝鞋,蓝鞋是李宁一起买的啊,我也有的。”


许昕:“我没有。”


张继科:“那你审美有问题你别说话。”


许昕:“……?”


马龙:“哈哈哈,他们都说你和方博是CP,前两天不是有人说CP就是夫妻的意思吗?”


许昕:“可拉倒吧,那我眼睛是真瞎了。方博也就身高能跟姚彦比一下。”


张继科:“他俩要是夫妻就好了,双双开除。”


许昕:“张继科我跟你说近期我都不会和你打双打了,等着双打被虐吧。”


马龙:“那你先保证明天训练的安全吧。”


许昕:“跟你们说,不要把我想得这么善良啊,我真的可以搞你们啊。”


张继科:“你来搞啊,就怕你不来。”


马龙:“哎你们两个人好吵,待会关了直播再打,有人问龙队你打得过刘指导吗?为什么最近都问打不打得过他?”


许昕:“上次继科说让他八个球都行,我说那只能多不能少。”


马龙:“那我再让不是直接送赛点了,刘指导,刘指导应该还是能打得过的。”


许昕:“弹幕有人说你以前说打谁都没把握,哈哈哈哈。”


马龙:“是有点没把握,但是刘指导应该没问题,他人肉发球机?啊,他也就能发球了。”


张继科:“跑不动,跑得比许昕还慢。”


许昕:“你过来,我们立马跑一下比比看。”


马龙:“刘指导会不会看直播啊?”


许昕:“肯定不会,我上次看到有个刘国梁送小黄瓜,吓我一跳,后来问一下是假的,他肯定不会玩这个。”


马龙:“等下,我好像看到了,孔……”


张继科:“用户孔令辉送了您一个小黄瓜。我操……”


许昕:“这肯定假的假的,孔指那要是送肯定不是就送个小黄瓜,多磕馋,他要送肯定送个车。”


马龙:“用户孔令辉送了您一辆兰博基尼……”


许昕:“啊?怎么卡了?这个网不行啊,看不到什么都看不到,刚才串房间了?怎么回事啊?”


张继科:“怎么都没东西了?人呢?人都去哪了?看不到啊,看不到,没东西看不到,要不要重新登录啊?大蟒你重新登陆一下。”


马龙:“……”


许昕:“没看到孔令辉了,多半是假的,我估计,我那么一猜测。”


马龙:“你赶紧把兰博基尼给人退回去,罪证。”


张继科:“没事,反正是许昕收的,跟我俩没关系。我看看还问什么啊,女队谁好看?你们怎么整天问这个啊,都差不多我觉得。”


许昕:“你们不要整天问谁最好看,肤浅,你可以问谁打得最好,然后我们就可以说自己去看比赛。”


马龙:“我觉得都挺好,方博说打乒乓球的女的都不好看?他瞎说,他这一看就是没被削过。”


许昕:“他被削过,削完了还敢瞎说,很执着。”


马龙:“其实我觉得,可能要按我来说,我觉得继科小时候特别好看,跟女孩子一样好看,很白净。”


张继科:“……”


马龙:“你们可以去看以前的比赛,如果能找到录像的话,真的,继科他这个……”


张继科:“我们可以聊点其它的,龙。”


许昕:“哈哈哈哈,我跟你们说,老张有次跟我说觉得自己不够Man然后就去美黑哈哈哈哈哈。”


马龙:“其实我觉得继科一直挺Man的。”


许昕:“他就是想要有压倒性优势。”


马龙:“什么?”


许昕:“压,倒,性,优势。”


张继科:“许昕你脑袋快掉了。”


马龙:“啊,我们这个一会儿讨论一下。这个,战术问题,继科啊。”


张继科:“许昕他要不是现在唯一的直板,他都活不到这么大你们知道吗?有时候我们要搞许昕,刘指都说你们要看在直板的面子上放过他。”


许昕:“他什么时候这么说了?他不是都主动要怼我?”


马龙:“你那是活该。好了先看下这边,刷太快了,慢点啊,怎么嫁给继科?这个问题,你们不要老是想这些问题。”


张继科:“事情都是讲缘分,有缘再说吧。”


许昕:“老张好像说过也有可能和粉丝结婚。”


马龙:“我觉得,可能继科现在,心思主要还是在打球上,可能这个要再放一放。”


许昕:“他前两天才说要休息。”


马龙:“我觉得继科这个休息也要专心休息,我觉得球迷这个喜爱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是这个……”


张继科:“其实我们队很多小伙子都很好,比如方博,大家下次可以问下怎么嫁方博。”


许昕:“她们都说不要哈哈哈哈哈哈,等下,我截个图啊,我截个图发给方博,哈哈哈哈。”


张继科:“问嫁给马龙的这个也是一样,一样的道理,反正我们现在就是专心打球嘛。”


许昕:“都没人问我?有姚彦在,那姚彦现在也不在啊,她也不知道啊是不是,你们问还是可以问的,问完我不回答嘛哈哈哈。”


马龙:“有人问杀神最近怎么样?杀哥,杀哥挺好的,他在省队嘛现在,喂猪?哈哈哈,他现在没有在喂猪,他前两天还和我打电话了,我看到他发的微博了,就我比赛的时候让我好好打,我觉得这个也是给自己很大鼓励吧,杀哥可能就一直对我挺好的,就是自己有个很好的兄长,前辈,啊,杀哥他不凶,其实一点都不。”


张继科:“杀哥最近胖了。”


许昕:“杀哥可能会看直播和你说。”


张继科:“杀哥儿子都多大了,杀哥现在主要都是专注儿子,就可能不会一直看着别人家小孩。”


马龙:“谁家小孩?”


张继科:“这个回头说。”


许昕:“赢球都喊什么?好像很多人问啊,这个就随便喊吧,我反正是随便喊,龙队有时候会喊Got it我记得。”


马龙:“有人说喊自己名字,哈哈,这个有点傻,可以让许昕试试喊姚彦名字。”


许昕:“那你打双打的时候可以喊搭档名字。”


张继科:“这个之后可以试一下。”


马龙:“那我觉得可能都会被刘指喊名字,喊过去骂。庆祝动作有设计吗?我觉得基本都没有吧,看兴头看灵感。”


许昕:“我有啊,我和老张那个撞胸算不算设计?反正每次都是。就这个固定吧,其它都是即兴的?”


张继科:“撕衣服那肯定不是每次都撕,脱裤子?脱裤子那肯定不行,裤子一脱马上就滚蛋了。”


马龙:“我觉得他们那个撞胸,嗯,那我其实也只有团体赛的时候会比较喜欢看到。”


张继科:“接下来不是不和他搭吗?没事。有人说过生日互相送什么礼物?这个不一定,我送过龙仔手办好像,平时七七八八也送过。”


马龙:“送过,我好像送过继科耳机。”


许昕:“你们懂不懂这是三个人的节目?我送过继科香水,放车里面的。送过龙队球衣。他们俩,他们俩一起送过我相机。送完三年没再送我东西。”


张继科:“那个相机太贵了,够你装逼三年了。”


马龙:“其实要说想收到什么,我觉得可能不一定要是东西吧,就是一起去看个球赛也挺好的。”


张继科:“其实平时都在一起,也都还好,没有特殊说什么,但是有特别的节日还是会准备一下。”


许昕:“我觉得你们有点歪题。我看一下啊,讨厌对方什么地方,这个题是不是要搞事啊,这个很难回答啊。”


马龙:“我觉得都挺好的啊,这么久了也没什么讨厌的地方,就是,可能像继科来说,他就比较不会去注意自己身体,可能他比赛一投入就会忘记自己身体状况,其实继科伤还挺严重的他都不说,就一直撑着。”


许昕:“龙队,你要不要戴一下我的眼镜?”


马龙:“怎么了?”


许昕:“我坐你旁边你还看得到吗?”


马龙:“啊,那我还没说完嘛,大蟒,大蟒我就觉得他太浪了,整天摇头晃脑地傻乐,然后宿舍卫生也不好好做,反正继科跟他住的时候都是继科收拾,然后大蟒话太多了,跟他一起训练老是被骂,就说话怎么这么多,说的话比打的球还多。”


许昕:“你有没有觉得你画风变了一下?”


张继科:“我觉得讨厌的地方,这个说不上讨厌,就是会担心,像马龙可能想得比较多,有时候心事重重,而且你也不懂怎么开导他,因为这个可能很多情况下就是你带来的,就不太懂,这个时候会比较,你要说比较讨厌也行吧。许昕你别踢我,你那些毛病我都不乐意说了。”


许昕:“没有讨厌他们的地方,因为我觉得他们脑子瘸了都很可怜,不能对他们要求太严格。”


马龙:“你看大蟒这样就很讨厌。问喜欢吃什么?我什么都挺喜欢的,继科比较挑食,他比较会吃,我都可以。”


许昕:“除了狗粮什么都爱吃。”


张继科:“你们都说拍黄瓜,其实还行,甜品里面相对比较喜欢拍黄瓜,也没有那么喜欢,但是上次和马龙吃过的一个拍黄瓜挺好吃的,忘了在哪里吃的了,反正是和马龙一起去的。”


马龙:“业余时间爱做什么,这个应该大家都知道吧,我们都会看球赛看新闻什么的,我比较喜欢看电影,继科会去看车展,继科最近还老看书,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可能提高各方面素质。”


许昕:“业余时间希望能离开他们。”


张继科:“会看电视,上网,电视节目都会看啊,也看比赛,除了乒乓球比赛其它体育比赛都看,乒乓球都看吐了啊,天天看录像,也会去踢球,也打篮球,啊等下,小胖让我给他拿个东西,你们先播。”


马龙:“我去吧,你腰不好坐着休息。”


许昕:“龙队你知道刚才张继科还跳了个舞吗?他真没瘫痪。”


马龙:“不要乱讲话,小胖要什么啊我去拿,你俩好好播。”


许昕:“够可以的,我觉得,我觉得马龙真是一个好队长,啊,你们可能不太懂,反正……”


张继科:“马龙去帮我拿东西了,之前和小胖一起住啊,小胖东西落在我这了,小胖,小胖特可爱,而且小胖很懂得尊重哥哥,都是九零后,人和人之间的差距。”


许昕:“……”


张继科:“平常打什么游戏?我,我不打游戏,我就打一些单机游戏,他们会打花钱的那种,许昕好像打,方博就打,整天打。”


许昕:“斗地主,对,会打斗地主,平时坐飞机的时候就爱打,马琳,马琳他很爱打斗地主,而且他很爱抢地主,之前还和教练抢地主,我被龙队炸成猪?以前是,现在技术还可以,龙队这个牌比较好,他通常手气比较好。”


马龙:“我手气不好也能把你炸成猪。”


张继科:“回来了?他拿到了?”


马龙:“嗯。这个糖正好没吃完,我们给他分了。”


许昕:“为什么给张继科两个给我一个?”


马龙:“你想要自己拿嘛。我看看啊,平常经常练习花式乒乓?怎么开发的?这个不一定,有时间有心情就练,有的是老套路了嘛,交换场地啊,用球柄顶球啊,这个你们上网都能看到嘛。”


张继科:“龙仔那个坐在地上的是自己开发的,那个练得很辛苦,停球,停球这个许昕做得比较好,做着玩,用脚踢这个也是做着玩,我有时候会。”


许昕:“我得说啊,那个你们都笑我那个,我和马龙打球,我庆祝的时候马龙又救了一个球,那个是我俩在学奥恰洛夫啊,那个真不是我没救到,你们说我什么球救不到是不是?这个是我演技好,以后退役都可以去演戏。”


张继科:“但是我觉得马龙那个球还是救得好。”


许昕:“行……你说好就好。”


马龙:“以后还会开发啊,会,找到灵感了就会,这个也不是瞎玩,真打起来什么情况都可能出现,这个也是练习的一种。”


张继科:“对。诶,大蟒你跟龙换个位置。”


许昕:“你刚才不是说就让我坐中间吗?”


马龙:“继科腰难受了?”


张继科:“有点,龙你坐我旁边给我靠下。”


许昕:“我不好靠吗?”


张继科:“你不好靠。”


许昕:“我头一次听说我一米八多不好靠。”


马龙:“大蟒我们快换一下,继科坐这么久了腰肯定难受。”


许昕:“行行行,换换换,换了我省心。好了,我再看看问题,平时怎么挑衣服的?我觉得这个……”


马龙:“衣服还用挑吗?我觉得我们平常就可能都是运动风,基本就是李宁嘛,好穿就行,然后穿得干净清楚一些。”


张继科:“张继科老穿荧光色?因为我比较喜欢鲜艳一点的,你们不觉得荧光色很霸气吗?”


许昕:“你见过晚上的路障吗?就你那样的。”


马龙:“我觉得继科穿衣服还挺好的,他平常就睡不醒的样子,穿点亮的可能就有精神一些,而且他穿西装什么也很好看。西装配蓝鞋?哪个蓝鞋?李宁那个?因为运动员嘛,我觉得就是穿运动鞋可能更舒服一些。”


许昕:“我觉得我不仅是直板的未来和希望,也是直男的未来和希望。”


张继科:“什么意思?”


许昕:“你不用懂,这不是你的领域。”


马龙:“我看看还有什么问题啊,问继科,继科你为什么老穿马龙衣服,你不是洁癖吗?这个我觉得,就是队员之间偶尔换一下衣服没什么,因为继科有时候衣服没晾干嘛,着急用。”


许昕:“不是队员之间,是队长和某队员之间。”


张继科:“马龙他跟我号比较正好,而且马龙人好,说换就换。洁癖我觉得,不是表现在这种事情上吧。”


许昕:“我第一次听说一米八几的和一米七几的号正好,我上次主动借你洗好的衣服你怎么不要呢?”


张继科:“你都洗好了那我穿脏了还得给你洗?”


许昕:“你仿佛没给马龙洗?”


马龙:“我觉得队员之间都很友爱还是一件挺好的事情,哈哈,继科手洗的比洗衣机洗的还干净,但是他腰不太好,不能洗太多。”


许昕:“我觉得你们问这种问题就很奇怪。再挑一个好了,这个,你们会互相看队友的直播吗?不会吧,没时间啊,而且不用看,第二天不是新闻上都有了吗。”


马龙:“我知道他们直播,但是不会去看,多无聊啊。”


许昕:“你真的觉得很无聊吗?”


马龙:“对啊,天天见的人,非得透过屏幕看干嘛,送小黄瓜吗?”


许昕:“那你上次干嘛老张直播的时候,你搬张椅子在角落坐着看,哦,不是透过屏幕就不无聊是吧。”


马龙:“你怎么知道?我是怕他满嘴跑火车啊,要注重球队形象嘛。”


许昕:“那你怎么不管管方博啊!”


张继科:“方博挺逗,方博上次还去看大蟒直播,他太无聊了。”


许昕:“我那直播就是为他开的好吗。”


马龙:“方博也太闲了,大蟒你得告诉他,主力队员就没有沉浸在网络世界里的。”


许昕:“哦,老张呢?”


马龙:“继科是大满贯啊,方博他是吗,不是啊,还得努力,可能这个差距就在这,知道吗?”


许昕:“龙队,你要不要考虑讲话的时候加一个‘是哇’,你现在超像刘胖子你懂吗?”


张继科:“等等,我刚才好像又看到孔指送礼物了。”


马龙:“许昕都怪你,赶紧换话题。我看下,你们快点问问题啊,快,啊这个,你觉得三剑客之中谁像电灯泡?这个问题什么意思啊。”


许昕:“这是像不像的问题吗?这是是不是的问题吧。”


张继科:“呵呵,这个问题。”


许昕:“我觉得我一个谈了七年恋爱的人,没必要掺和这个问题吧。”


张继科:“我觉得这个答案挺明显的。理由?需要理由吗,许昕都说了啊,他自己有女朋友嘛。心疼他干嘛呀,他和姚彦好着呢。”


许昕:“其实要是据理力争一下,我配双打挺好的吧,讲道理应该是你们争抢的对象啊,至少不会打着打着撞一起去。”


马龙:“我觉得我们是一个团体嘛,就都挺好的,感情很好,也不存在什么电灯泡的问题,我可能作为队长来看,他们俩都是很好的队友,那可能作为个人,我会觉得继科可能跟自己共同话题更多一些,当然那我跟大蟒关系也非常好,但是也不能太多占用大蟒和女朋友的时间,对不对,我觉得我们球队还是挺人性化的。”


张继科:“龙啊,我们现在在随便直播,也不是央视采访,你可以放开一点。”


马龙:“许昕是电灯泡。”


许昕:“呵呵,我觉得这个问题主要在于,他俩是八零后,我是九零后,代沟懂不懂?其实我也很不想和他俩一起玩,我现在正在向年轻球员靠拢。我说我们能不能问点对我友好的问题?”


张继科:“这个好了,谁唱歌唱得最好,这不废话嘛,周雨啊。”


马龙:“哈哈哈,我怎么觉得许昕唱得更好呢?”


许昕:“谢谢你啊。”


张继科:“大蟒是唱的不错,大蟒有种专业的感觉,我觉得我也还可以吧。”


马龙:“我也觉得我也还可以。”


张继科:“龙啊……”


许昕:“对啊,龙队唱歌非常认真,而且他还会录下来听哪里唱得不好,所以效果都很惊艳,是吧继科。”


张继科:“……你这话我没法接。”


马龙:“因为我觉得做什么事情都要自我反省,就和打球一样,唱歌也是,可能自己多听多找毛病,就比较能进步。”


张继科:“龙你别跟着他话头瞎跑,唱吧号?我没唱吧号啊,我基本就是用马龙的,你们都知道嘛,一搜就能搜到。”


许昕:“要认真说,尹航那小子唱歌唱得真是好,你们可以去听一下,大力推荐,我们球队被埋没的歌王。跟周雨?跟周雨那是两个概念,对对对,周雨也是歌王,周雨是另一头的歌王。”


马龙:“那其实杀哥唱歌也唱得很好的。”


张继科:“杀哥现在带孩子很忙没空唱歌。”


马龙:“那我邀请他……”


张继科:“你可好好练球吧,有主力队员天天沉迷唱吧的吗?”


马龙:“……?”


许昕:“???”


张继科:“还有没要问的?要没了我看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去休息行不行啊,问下你们,我们不想播了想睡觉了行不行啊?”


许昕:“我没说想睡觉,是你们俩。”


马龙:“很迟了大蟒你也应该要睡觉了。”


许昕:“那很迟了不如就乖乖睡觉怎么样?”


张继科:“行那我们就结束了,下次?下次不知道,看情况吧,没那么多时间直播啊,你们找方博直播,找方博黑许昕,然后许昕就黑回去,你们就有很多直播看了。”


许昕:“……你快点结束我打算打你一顿。”


马龙:“下次见吧,下次要是大蟒直播,我们可以去看一下,送个小黄瓜什么的。”


张继科:“好了,结束,晚安,晚安晚安,再见,再见,别送礼物了,别送了,都便宜许昕了,送这么多车他也不会分给我开。”


许昕:“再见再见,下次见。张继科我跟你说……”


下了直播后的半小时,马龙接到了刘国梁电话。


刘国梁:“结束了是哇,完成任务啦?顺不顺利啊,有没有发扬精神啊?”


马龙:“有……吧……”


刘国梁:“我听小辉说好像还可以啊,是哇,那以后还可以搞啊。”


马龙:“小……辉……?孔指导他看了?”


刘国梁:“看了啊,不过小辉今晚就是一直笑不说话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哇,我明天要去问一下啊。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记录啊,回放,是哇?那个别删哈,留着我有空看看哈。”


马龙:“嗯……”


挂了电话,马龙:“继科,不然我们明天装病吧?”


张继科:“……”







刺山球鲤也:

按捺不住速涂了一张刘指,三个娃子画不像就加了个人元素
希望你您好好的,爱您❤

锦鲤抄

标题大概是这个
想撸一篇古风小说
一个神和鲤鱼精不得不说的故事???

因为看没人写打算自己满足自己了。

女主吗。。。因为自己手残不会画,本人又很喜欢楪祈,所以原型大概跟她很像。

不定期更新。。。如果还有下次????